我同长风有约,他日我客死他乡,请他务必送我魂归故里。

隔着玻璃窗,我看到一只蝴蝶飞过。她飞到另一扇玻璃窗,挣扎许久,撞不破厚厚的壁垒。
我妒忌她的勇敢。

让我去死吧
求你了
活着太难了



鄂尔顿河有长达四个月的冰封期,在整个漫长的冬季里,鄂尔顿河岸都被冰雪覆盖,时代居住在这里的伊瓦人视鄂尔顿河为他们的神明,河流两岸肥沃的土壤让他们能种出颗粒饱满的粮食,平静的河面下孕育着鲜美的鱼,鱼脂可做灯油,鱼肉是大自然馈赠的食物。
冰封期的鄂尔顿河收敛起她粼粼波纹,平静温和,夕阳的余晖照在冰面给她覆上一层暖色氛围,而鄂尔顿依然给人无限的寒意。等到春天回暖,鄂尔顿才解开她尘封的心灵,河底的气泡泛上在冰面上可以看到一道道环形图案,忽在某一天清晨或是午后,一声巨大轰响蔓延开整个冰面,本来连成一片的大陆短短几天支离破碎。
每当这时,伊瓦人神圣的祭典就开始筹备了。
被选中的十二岁少女在父母虔诚激动的...

所有人与你擦肩而过
却无人为你驻足

你好,小刺猬

红的苹果儿黄的柿子呀,枯黄的叶子白的霜呀,靛蓝的天空紫的霞呀,南归的大雁息声的虫呀,秋天深了。
我不得不换上厚帘子,又因为贪恋窗前这点带着泥土和果实香味儿的空气,大开了窗户,厚帘子蜷在一边,用带着流苏的绑带束的很好看,一点没有发挥到它的用处。风啊,树叶啊,秋老虎啊,总是光顾我的窗前的书桌,跑进我的笔记,变成可爱的温暖的修饰词。
窗前是房子主人家的园子,我借居在这里,至此三月有余,刚来时还是盛夏,正午蝉声聒噪的很,也许是因为他只鸣一夏,想来觉得这一夏要活的轰轰烈烈,于是便这样努力歌唱吧,只是他这歌声,实在算不上悦耳。
秋天很快到来,他不再叫,我倒有些不习惯。
虽然是万物萧条的悲凉季节,园子里却更显热闹,...

悖论

傻子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,面前是一扇四四方方的窗户。他眼神涣散,怔怔望着斗方大的图画,他不动,图画也不曾动,一只鸟儿打窗前飞过,他终于结束这静止状态,椅脚与地面嘶哑的摩擦打破寂静。傻子离开房间,去找那只鸟儿了。 
鸟儿去了天台,傻子跟着他去。傻子就是傻子,正常人才不会这么做。 
浓烈的酒气顺风飘进傻子鼻孔,一只空的酒瓶滚到他脚下,打个转后慢慢静止。傻子很快找到了空酒瓶的来源,有个醉汉靠在栏杆一角,他的西装已布满褶皱,胸口衬衣上蔓延开一大片酒渍,衣冠不整,满面通红。他的公文包上还留着一只脚印哩,不知是被怎样的一只脚蹂躏了一顿。 
傻子将空酒瓶踢回去,正好打中醉汉。 ...

蓝色天空飞过一只布谷鸟,脖子上有漂亮的蓝颈带。


布谷鸟停在我的心脏,细长尖利的爪勾着我的皮肤,在第四根肋骨下划开一条浅浅的裂口,她俯下前身把耳朵探在那裂口处,试图听到点什么,譬如少妇思慕爱人的歌声,旅人思念故乡的叹息,高山流水的叮咚,亦或是桑葚熟透了的声音,然而她听了许久,才发觉这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幽谷。她失望的离开了。

布谷鸟停在我的额上,黝黑闪光的眼睛看着我浑浊的双眼,鲜活的遇上腐朽的,活着的遇上已逝的。她脖子上的蓝颈带真是好看极了,如果我能对她笑笑就好了,可惜我的肌肉早已僵硬,不能将嘴角上扬。她来到我的耳边说,“要听一首歌吗?”她的声音也温柔极了,如果我能向她行个绅士礼...

林深不见鹿

当这只鹿轻盈地跨过一道溪流,翅膀上跃动着金色斑点的蝴蝶落在她黑色鼻前,她闭着眼虔诚地屈下前膝,睫羽轻颤抖落阳光,那抖落的金粉就缓缓落入溪流,鱼儿张口将他们悉数吞下,透过那鱼鳞及细薄鱼腹,一粒粒金色熠熠生辉,然后用鱼尾欢快的拍打着流水,把水珠儿溅到鹿灰色皮毛上。

灰鹿好奇的看着闪着光的鱼儿,她乌黑澄澈的眸子看得出神却被调皮的鱼儿甩了一尾巴水,睫毛上挂着水珠,而这时已得逞的鱼儿早已潜下水底,隔着水幕他看着他吃闷亏的样子欢快的吐了一串水泡。


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清晨,灰鹿想着。饮一口溪水,然后继续在林间追逐阳光,一束一束的阳光从树缝间落下来,在她灰色的毛皮上映出金色光斑,这样她也像梅

流浪者

远方到底有多远。

我翻越南山以南跨过北海之北带着一路的仆仆风尘来到这儿,他们说这个地方叫天涯海角,但往南仍有连绵不绝的山脉,往北仍有广袤无边的大海,丝毫不见边际,哪有什么天涯海角。天地的尽头,绝不在这里,而在更远的地方。
远方到底有多美。
衣摆被迎面而来的海风带起,宽大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,我挺起背脊站得笔直,远看更像一叶正待扬帆起航的船帜。
只是我更愿意停泊。我闭上眼睛,心在呼啸的风中下沉,再睁眼时眼前又是日日夜夜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幻像。平静的海岸边,一间简陋而温暖的茅草屋,清晨打开窗户,暖融的海风伴着特有的鱼腥味贯入屋子,闭上眼,就像身处海底,鱼儿在身边畅游。
而这只能是我的朝夕妄想。因为它没有一...

一路向北

浩浩荡荡的人群 
一路向北 
你也在里面 
一路向北 
南方的阳温和 
水也温和 
于是你回头 
看到汹涌而来的人群 
觉得可笑 
但想了想 
还是回头 

一路向北


1 / 2

© 梁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