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同长风有约,他日我客死他乡,请他务必送我魂归故里。

大块大块彩色的花朵在水中绽放,薄如轻纱的花瓣在水的呼吸声中律动,扩散变化,安静而缓和,却在时间静静的流淌中,由小及大,愈来愈大,直至弥散成一片彩色的汪洋,在日光的映衬下,轻舞摇摆。 
 
我是花丛中的万千一朵,青色衣摆与大海融为一体。大海曾轻柔地抚过我裙摆,骇浪也曾让我颠沛流离,我从一座孤岛出发,随洋流漫无目的地飘荡,居无定所四海为家,鱼虾穿过我袖间,浪花涌过我头顶,东方的日出与西方的晚霞朝夕相照,一天一天昭告我时间的流逝。 
大海的愁像他的海岸线那么长,大海的心事有他最深的海沟那么深。大海说,他本没有愁,后来海里的生生万物有了愁,他们把他们的愁藏在海里,大海向来来者不拒,藏的愁多了,也就有了自己的愁。 
握一滴咸涩的海水,是来自一条鱼的悲哀。里面说,他的爱人被捕食了,但他作为一条鱼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,忘了他的爱人,忘了这种悲伤,忘了一切。想到这儿就禁不住为自己悲哀起来。 
我的乐趣一则乘浪旅行一则品读这些故事,后来我厌倦了这些故事,对于别人的痛苦冷漠以至于麻木,再后来只剩了一则乐趣,最后便没了乐趣。偶然再去窥伺海的心事,看到的不过是大同小异。


无论是在哪儿,我们总归是会麻木的。

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梁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