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同长风有约,他日我客死他乡,请他务必送我魂归故里。

白鸟 沼泽 天空

泥潭困住我双脚白羽残破沾染污泥,鸟喙不再光滑半阖干渴风缠绕舌间,黝黑双眼折射着天空依旧湛蓝,洁白云朵在眼中起起沉沉,奋力一振终抵不过沼泽束缚深陷泥潭,泥浆挤压胸廓呼吸困难,双脚找不到支撑无法冲出飞向天空,仰首发出一串哀嚎泪水濡湿眼角细羽。


 天空是否听到鸟儿的悲歌,是否怜惜鸟儿的死亡。 


飞上高空风穿过我白羽在耳边细吟,盘旋俯冲直窜云霄极尽完美的花式表演博天空一笑,高声嘹唱或急促或缓和或低沉或高亮歌声换他笑脸。恋他湛蓝深邃眼眸,永不愿停止飞翔,恋他无边无际自由宽广,兴奋打个响亮呼哨,旅人抬头望我自由翱翔,灵活身躯绕过丛生枝叶穿过森林,饮甘泉食浆果于高处视大地皆在我之下。 


自由是鸟儿的生命。


 嘶哑低唱欢歌,此为我对天空最后一支恋歌。芦苇有情婀娜摇曳为我伴舞,歌舞相和极尽悲凉,唱一曲秋风起,舞一段离人悲,喉咙嘶哑咳血眼角泪水干涸,鸟之将死其鸣甚哀乌云覆盖太阳天空不再湛蓝如我爱的模样。 

沼泽深深攫住躯壳,泥浆没过头顶,空留一支白羽漂浮泥潭之上。 


自由早已陨落,鸟儿早已死亡。


不见,my love.

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梁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