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同长风有约,他日我客死他乡,请他务必送我魂归故里。

天鹅湖

天鹅湖当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在大提琴悠扬的琴声中流淌开来,这里便是一片湖了。

贝加尔湖平静一如往常宛若天空之镜映着漫天星辰,月光洒在天鹅洁白羽翅,亦铺泄了整个湖面,天鹅和湖便成为了一个整体。月光下她优雅欠身,足尖的每次轻点都在湖面惊起小小涟漪,一圈一圈扩散开来归于平静。她小心翼翼振着双翅,带着柔和的弧度,不曾振动空气一分一毫,声音细小的只有洒在白羽上的月光听得到。她踮足在她的王国里安静的周游,时而仰首浅鸣,时而俯首沉思,时而旋转前行,时而对影神伤。

乐声舒缓,夜色静谧,她孤独而优雅。

只是她爱极了这片湖水,爱极了月光,爱极了夜晚,于是她振着翅膀在水面拍出声响,双脚在湖面激起水花,旋转,跳跃,舞蹈。

她是黑夜的精灵,却让人看到光明。

钢琴手的十指在黑白琴键上飞舞,琴声激荡节奏急促,于是她的足底开出花朵,双脚交叠和着急促节拍。正如一只天鹅应有的姿态,端正而不可侵犯,孤傲而不落凡尘,去湖那边,她想,看看湖那边的月光美否冷否。划开一道梭形水纹,她有些急切步伐也加快了,以至于到最后她几乎是拍着翅膀飞到了那里。

果然,那么美。

为这美景欢歌舞蹈,纤指划过夜空惊艳了满天星辰,素手捧起一抔水洒过头顶,化作细雨沾湿绒羽,流离月光映照着她的脸美到窒息,鼻梁在唇前投出小片阴影,天使尤物,不过如此。

然后她虔诚的亲吻湖水,眼中是对待恋人般的柔情“美丽辽阔的贝加尔湖,我是你不渝的信徒,我爱你深沉的爱你。”

只是一个吻便击中了湖水尘封的心脏,他捂着心口,感受着这股不安的悸动,一个吻……

她侧首莞尔,而后屈着一只脚两臂在胸前圈出一个恰好的弧度,旋转,从缓慢到快速,从宁静到喧嚣。

谁道她是冷美人,明明是心里装了一团火的姑娘。她沉浸其中,此刻世界便只有这片湖这么大了,而她就是这湖中的女王,在这一个人的国度里,她尽情舞蹈,舞蹈,舞蹈,笑容在她脸上绽放,月光都为之动容。

好美,月亮说。

好美,贝加尔湖说。

疑似天使落凡尘,她眼中有一个世界,没有悲伤,没有不幸,唯有自由之歌,唱啊唱,长啊长,不会停到永远。

......

天亮了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梁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