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同长风有约,他日我客死他乡,请他务必送我魂归故里。



鄂尔顿河有长达四个月的冰封期,在整个漫长的冬季里,鄂尔顿河岸都被冰雪覆盖,时代居住在这里的伊瓦人视鄂尔顿河为他们的神明,河流两岸肥沃的土壤让他们能种出颗粒饱满的粮食,平静的河面下孕育着鲜美的鱼,鱼脂可做灯油,鱼肉是大自然馈赠的食物。
冰封期的鄂尔顿河收敛起她粼粼波纹,平静温和,夕阳的余晖照在冰面给她覆上一层暖色氛围,而鄂尔顿依然给人无限的寒意。等到春天回暖,鄂尔顿才解开她尘封的心灵,河底的气泡泛上在冰面上可以看到一道道环形图案,忽在某一天清晨或是午后,一声巨大轰响蔓延开整个冰面,本来连成一片的大陆短短几天支离破碎。
每当这时,伊瓦人神圣的祭典就开始筹备了。
被选中的十二岁少女在父母虔诚激动的目光下被送走,这里的女孩儿从小便接受这样的教育,认为能被选中做祭品是一种无上的光荣,这意味着能够更近距离地接触鄂尔顿女神。
少女用鄂尔顿河冰冷的河水沐浴,还未融化的冰块被少女温热的体温融化,她嘴唇被冻得青紫,整个身体没有一丝血色,清澈的蓝眼睛也渐渐失去光泽,她颤动的睫毛上挂着白色的霜,双手捂在心脏处,口中默念着:“神圣的鄂尔顿河……”稚嫩的胴体是最好的祭品,少女从冰冷的水中起身,棕色长发湿漉漉半掩住未发育完全的纤弱身躯,发丝支离破碎盖在单薄脊背,恰若鄂尔顿错综复杂的河道。
柔软的长发用鱼骨梳得整整齐齐,棕色的瀑布在底部微微卷起波浪,少女微垂头,女人们将发丝分成一小股一小股,再在每一股头发里夹上一根红线,从头顶开始一条条小辫便被编出来,最后在发尾用红绳打个结,少女还未从寒冷中缓和下来的苍白小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,女人们揉揉少女柔软的头发,亲吻她的额头祈求能得到神明的祝福。
鄂尔顿河开封后的第七日便是人们期待已久的祭典。黎明的太阳还未升起,鄂尔顿河岸上便已经聚集满了来参加祭典的伊瓦人,河岸静悄悄的,众人神情虔诚肃穆,无人敢打扰神明的清静。
等到太阳升起阳光普照鄂尔顿平原,人们抬头望着初生的太阳,金色光芒在所有或苍老或年轻的眼瞳中流转,老阿妈咧开嘴露出参差的牙齿笑了,太阳代表着希望啊。首领浑厚的声音在太阳升起后响起——他在念祷词。
少女赤身裸体蜷着身子躺在独木凿出的船上,小船做得精巧,船身用牛羊的血液做颜料画上暗红的图案,船头一盏摇曳着火光的提灯,她躺在白草铺垫的船里,身上画满了祝福的图腾,眼睑下涂了一抹藤黄,衬得脸色越发苍白,她颤抖着小小的身子,太冷了,然而她不敢有什么过大动作,只能把两只冻得僵硬的手捧在一起揉搓,口中喃喃着,“神啊,请原谅我,原谅我。”
小船被四个青年推进缓缓流动的鄂尔顿河,少女的意识在冷气的侵袭下越发模糊,她看到神明站在远方的水面冲她招手,微笑着,呼唤着。
鄂尔顿的信徒看着远行的小船俯下身子跪在河岸,他们双手捂在心脏处,形容欣喜,今年,鄂尔顿又会给他们怎样的馈赠。
少女冰冷的身躯下沉于鄂尔顿河,她神色安详,脸上还带着笑意,双手捂在胸前,宛若七天前她默念神圣的鄂尔顿河时的神情。
远方的祝福声还未断绝:
“神圣的鄂尔顿女神,我们将最爱的女儿赠与您,愿播种时您赐予春风细雨,愿收获时您赐予硕果粮食,愿您安康。”

评论

© 梁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