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同长风有约,他日我客死他乡,请他务必送我魂归故里。

你好,小刺猬

红的苹果儿黄的柿子呀,枯黄的叶子白的霜呀,靛蓝的天空紫的霞呀,南归的大雁息声的虫呀,秋天深了。
我不得不换上厚帘子,又因为贪恋窗前这点带着泥土和果实香味儿的空气,大开了窗户,厚帘子蜷在一边,用带着流苏的绑带束的很好看,一点没有发挥到它的用处。风啊,树叶啊,秋老虎啊,总是光顾我的窗前的书桌,跑进我的笔记,变成可爱的温暖的修饰词。
窗前是房子主人家的园子,我借居在这里,至此三月有余,刚来时还是盛夏,正午蝉声聒噪的很,也许是因为他只鸣一夏,想来觉得这一夏要活的轰轰烈烈,于是便这样努力歌唱吧,只是他这歌声,实在算不上悦耳。
秋天很快到来,他不再叫,我倒有些不习惯。
虽然是万物萧条的悲凉季节,园子里却更显热闹,...

© 梁眷 | Powered by LOFTER